最新文章

[瑞典博士班] PhD的抉擇

[瑞典博士班] PhD的抉擇
2020年6月,我從哥德堡大學碩士畢業後,預計待在原本實驗室等待PhD funding申請結果,也跟老闆談好先簽助理研究員的半年合約,以填補我等待PhD funding的時間、也可以繼續留在實驗室繼續我的計畫。這個PhD funding的是老闆拿我的碩士題目去申請的,當時我們並不知道到底拿不拿得到錢,但至少老闆在我做碩士題目的過程中對我更加信任,我們也只能且走且看。 據學姊說,在瑞典養一個PhD學...

2019年末,由丹麥設計腕錶Nordgreen找回屬於兩個人的儀式感

2019年末,由丹麥設計腕錶Nordgreen找回屬於兩個人的儀式感
搬到瑞典轉眼間也快兩年,記得2018年初剛到瑞典時為了申請工作忙得焦頭爛額,年中又因為買房子的事情將兩個人搞得暈頭轉向,到現在完全不記得當年的生日是怎麼幫對方過的。反之,腦海裡最有印象的,居然是那幾個一起挑燈夜戰的晚上,與彼此面對面卻眉頭深鎖的表情。一年過去,好不容易將身邊最重要的事情都搞定,在塵埃落定與思緒浮沈之間,意外看到一篇文章描寫「家庭的儀式感」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