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博士班] PhD的抉擇

2020年6月,我從哥德堡大學碩士畢業後,預計待在原本實驗室等待PhD funding申請結果,也跟老闆談好先簽助理研究員的半年合約,以填補我等待PhD funding的時間、也可以繼續留在實驗室繼續我的計畫。這個PhD funding的是老闆拿我的碩士題目去申請的,當時我們並不知道到底拿不拿得到錢,但至少老闆在我做碩士題目的過程中對我更加信任,我們也只能且走且看。

據學姊說,在瑞典養一個PhD學生,需要花上300萬克朗左右(約是台幣一千萬)甚至更多。這其中包含博士生薪資,還有一些其他花費像是參加研討會報名費、交通費、買實驗器材等等的費用,因為很貴、申請也不容易,所以老闆在選擇PhD學生時傾向找已經認識,也知道雙方合得來的,否則一簽下去就是四年起跳的時間,相信不管是老闆或學生都希望這四年雙方都可以相處愉快。

有在follow部落格的讀者也知道,後來因緣際會之下,六月剛畢業我在毫無CRISPR經驗的情況下,被recruit到AstraZeneca裡面的Precise Genome Editing team裡當Research Scientist,我自己其實也很意外就這麼進入夢想中的公司,只能放棄學校給的offer,到現在在公司也工作半年了。

我很感恩,這半年,我工作得非常愉快,在我的研究/工作生涯中從來沒有一個環境可以讓我如此甘願奉獻我所有的時間,只為了把事情做對、做好。

我有一個相當信任下屬的老闆,幾乎下放權力給底下的人做事;也有一群非常好相處、從不同國家來、又年輕的同事,我可以每天在非常愉悅的環境裡工作,絲毫不覺得累;公司裡有相當充足的資源,只要需要,任何儀器、耗材都可以隨心所欲地使用;最重要的是,在我身邊的所有人不僅聰明、而且都非常努力的工作,工作狂如我,這半年跟他們一起工作完全只有享受。在這半年,我們一起達到大大小小不同的目標,光是我在公司的半年,從組內發表的paper數量就有四篇,每篇都是發在Nature communications。在公司年末的內部獎項,我們拿到了The patent of the year 第一名、The scientist of the year 前三、The PostDoc of the year 前三,最後Internal collaboration team 前三。

而我自己,也在工作第三個月,就從老闆手上拿到公司內部的Catalyze獎,老闆在裡面寫著:「I was really impressed by your ability to present in the meeting, and I got a lot of positive feedback about your performance. We are really happy to have you in the team, and please keep this collaborative spirit! Great job!」

能在這樣一個正向且積極,身邊又充滿優秀人才的環境裡面工作真的非常過癮,我很感謝當初的自己,毅然決然離開自己已經習慣的實驗室,當時也不知道離開後,學校PhD申請就算拿到錢老闆還想不想讓我唸,總之當知道能進入夢想中的公司,我就決定衝了。

沒想到10月底,我收到前老闆以PhD為標題的信,她問我在公司工作得如何?是否對唸PhD還有興趣?主要是因為她真的用我的題目拿到錢了!

知道消息的當下我的心情相當五味雜陳,在前實驗室唸PhD根本就是我到瑞典後的目標之一,且這個funding一部分還是我從零打拼來的。但我因為在公司工作得太開心、太有挑戰,我根本已經回不去以往的環境。在跟眾多身旁的同事跟朋友討論後,我們想到唸PhD其實還有另一個方法,就是直接去問公司的老闆他是不是也有辦法可以讓我在公司唸書,也就是問老闆能不能幫我申請Industrial PhD funding!

但這有幾個層面要考慮,第一、公司老闆是不是真的會(或真的想)幫我申請;第二、申請Industrial PhD funding比學校難度高非常多,因為在公司唸博士的錢不是由公司出,是要去申請外部獎學金基金會的funding,通常競爭者眾。在我到處詢問之下,發現有兩個管道:一個是歐盟獎學金(Marie Skłodowska-Curie),另一個是瑞典國內獎學金(Stiftelsen för Strategisk Forskning,SSF),前者需要跟整個歐洲國家的優秀學生一起競爭、後者就是跟全瑞典。悲慘的是,我發現今年歐盟獎學金(Marie Skłodowska-Curie)並沒有開放申請,很大原因可能是因為covid-19的關係,歐盟很多錢都拿去處理疫情…

但我真的好喜歡現在的team、對CRISPR領域也非常有熱情。所以,我決定先跟學校老闆還是保持聯絡、畢竟要煩惱也是先拿到official offer再說,但同時我也分頭去問公司老闆,看看他的意願。

後來,跟公司老闆約了一對一meeting,他在聽到我想在公司唸PhD後,提醒了我一句:「 You know applying a Ph.D. funding is more complicated and even more difficult than applying for a PostDoc in AZ… But, let’s see what I can do. In the meantime, you can also search for the scholarship if there is any.」我們當天的meeting不到10分鐘就結束。當下我能理解老闆很忙,但我其實沒有感受到他真的會花時間去看、或去理解要怎麼申請,所以後來我還是有跟前老闆約面試時間,打算讓學校PhD申請的進度再推進一點,當作back up plan。

12/18,也就是前幾天,我跟學校前老闆只花了15分鐘就結束面試。在面試過程中,她問我是不是還有再繼續學瑞典文?我老實跟她說,其實這半年因為公司組內非常國際化,講英文就可以,加上工作很忙,我其實沒有時間去學瑞典文。老闆也說,因為未來這個PhD位置的工作會需要頻繁跟醫院的人接觸,收病人檢體之類的,她希望最好這個PhD candidate能至少要能聽得懂。

面試完後,其實我開始懷疑我自己能夠真的拿到offer,因為我知道瑞典文在該實驗室的重要性,不僅幾乎所有人都是瑞典人、她們聊天很常用瑞典文,也像前老闆說的,到醫院工作也需要瑞典文。但12/19下午,不到24小時內,我就收到前老闆給我的正式offer,裡面寫著:「It was very nice catching up with you yesterday. We think you would be an excellent addition to the group so we would like to offer you the position! Please let us know if you accept.」

我想,除了六個月前進AZ有夢想成真的感覺,再來就是這次了 – 我成功拿到了之前很想要的PhD offer,而且這個funding還是用我自己的計畫申請的。

但人生,就是由各種一連串的巧合組成,有的時候一句話、一個message就足以讓你的人生有了個大轉彎。

12/18當天,在我拿到學校PhD official offer後的三個小時,我收到公司老闆給我的messages,裡面寫著:「Hi Pei-Pei, hope all good. Just let you know that I will apply for the SFF grant. Not sure how much chance we will have to get it but I will try my best.

我看到眼淚差點噴發…因為,我能理解老闆有多忙,從一個月前他又被升遷以後,他的位置變成需要處理更多公司行政的事務,不只如此他還要管底下十幾個projects的進度,有無數個會需要開。我只是一個才剛進公司半年的小員工,沒想到他能這麼認真看待我的要求,還說他會盡最大能力幫我申請!

其實,不管是那個funding,拿到養一個PhD學生的錢都非常不容易,我非常感激來瑞典後遇到的兩個老闆都這麼幫忙我,而我也知道做抉擇的時間到了。

曾經聽一個成大的教授說過一句話,他說:「Speaking about marriage, you should follow your brain, but speaking about job, you should follow your heart.」意思大概是說,你必須使用腦袋理性的面對婚姻的種種決定,但對於工作,你必須遵從內心的熱情。

我非常喜歡這句話,這半年,我也深刻理解到當一個人真的有了自己熱愛的工作,人生會有多快樂。在經過幾天的思考後,我決定放棄學校給的PhD offer,固然可惜、我也知道公司的PhD funding申請更不容易,有很大的機會申請不到,但,我決定遵從內心的熱情,即便有兩頭空的風險,我也願意賭一把。

人生,只求不為了自己的決定後悔、也為自己的決定負責,那就夠了。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Ariel你好,
    我19年初也在AZ通过consultant的方式工作了一年。我之前也在瑞典读了博士,现在在欧洲各个国家药企也工作了几年。看了你的文章我很有共鸣,我想说你的选择非常的正确。工作环境很重要,在公司里的同事交流很多,成长也很大,读博士往往是单打独斗,这一点我深有体会。在瑞典,往往单单博士毕业没有公司经历是很难找到第一份工作,很多人都在这个两难的处境中。我当时硕士毕业若有公司的机会我也会选择去公司。希望你享受工作的每一天!

    1. Hi BL

      謝謝你跟我分享之前在瑞典的經驗,對我來說也是很大的鼓勵。
      目前很幸運拿到正職,雖然有時候還是會有一點點懊悔,似乎自己離博士班越來越遠了,不過就算沒有唸博士班,現在做的研發工作也是我相當享受也樂在其中的,相信這是最好的選擇。

  2. Hi Ariel,

    不好意思打擾您,想請教您幾個去瑞典留學的問題,不知道方不方便?

    我是中山大學海洋科學系碩士畢業(五年學碩,所以大學也是念海洋科學,碩士主攻海洋地質),畢業後短暫在工程顧問公司服務過,後來當過一年多的業務,去年回到我老闆的實驗室當研究助理。因為我的科系在台灣非常難找工作,就產生了想要出國念書後找到國外工作的想法,又因為歐洲學費普遍比美加便宜,就想到歐洲來念書。我比較感興趣的領域是地球物理/地質/再生能源。

    現在我遇到的問題是,我聽了很多前輩的分享,在歐洲沒有歐盟公民身份很難找到工作,我知道在瑞典如果拿到博士學位就有瑞典PR,可是誠如您所說,瑞典的PhD非常難申請,我嘗試過,可惜後來被一個台大的學生拿走名額了QQ可能因為這幾年景氣不好,瑞典PhD的缺也很少,我想要念的領域也都沒有開缺,所以就想可不可以先申請KTH的能源碩士,然後再想辦法轉成博士呢?

    另外想請教在歐洲,我想念的那幾個領域有初階的工作機會嗎?假如真的沒有辦法拿到公民資格,是不是就真的幾乎沒辦法在歐洲找到工作了?有哪些辦法可以讓我在歐洲找到再生能源相關領域的工作呢?

    謝謝您的耐心回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