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在疫情的影響下拿到瑞典第一份研究工作

神隱了快三個月,總算有時間更新網站,也可以來好好update一下近況。

2020是個令人悲傷的一年,打從年初開始covid-19的疫情就一路從亞洲傳到歐洲,接著在歐洲遍地爆發,瑞典也毫無倖免。今年開始剛好是我在哥德堡大學的最後半年,六月即將畢業,在這最後半年許多學生也在年初就開始改履歷、找工作。而我因為情況不同,打從開始在哥德堡大學唸書,就是一面唸書一面找工作,做好隨時休學去工作的準備,所以對我來說找工作的流程就像家常便飯一樣,竟也持續了快兩年。算算這段期間丟的工作與博士班缺大概加起來五十個左右,中間不斷面臨去面試、收拒絕信,面試、收拒絕信的循環當中。2019年底一度非常的灰心喪志,回台灣時還跑去認識的命理老師那邊看流年(當人快要失去希望時,去找命理老師我覺得是不錯的出路,也算是另一種心理慰藉)

很驚悚的是,命理老師居然跟我說:「妳明年絕對有工作啦別擔心,黎明來臨前的天空總是最黑暗的。」不得不說這句話讓我肩膀上的壓力瞬間鬆了一千斤,管他真的假的,那一刻我還真的覺得就再繼續拼著找工作吧!找不到至少我已經想好轉行軟體工程師的路,反正課程、資源等等都找好了,會更累但是累從來不是我害怕的,最可怕的是你明明付出了許多努力但面試官還是選了別人。

2019年11月回瑞典後,就這樣繼續周旋在碩士畢業計畫的實驗與找工作間,然後過不久疫情就爆發了。

疫情在歐洲傳開的當下,北歐應該是算比較後期才開始有感染人數的明顯增長,隨著丹麥、挪威、冰島與芬蘭逐漸宣布鎖國,瑞典這個北歐五國的老大哥始終貫徹自己的特立獨行 – 僅僅是關閉高中以上的學校,實施遠程教育,然後提出各項”建議”。例如建議大家多洗手、保持社交距離,建議不需要去公司工作的人盡量待在家上班,等等。瑞典堅持不立法規範人民與防疫相關的措施,不把建議化為政策,給予人民最大的自由、相信人民會自我規範。這個政策引來許多批評聲浪,幾個月過去也開始吸引全世界其他國家的注意…。話題轉回來,有人說瑞典這麼做根本是以經濟為導向,棄人命於不顧,但,疫情當前,終究還是大大影響了經濟層面。

(瑞典的防疫方式我還在觀察,最近漸漸覺得若以科學角度,要將時間再拉長來看才能對瑞典的做法下定論,所以我就先不談了,這篇也不是要講瑞典疫情的。)

總之,三月左右,瑞典哥德堡的兩大公司,AstraZeneca藥廠與Volvo汽車都被疫情影響而做出決定,AZ因為是藥廠,被瑞典政府列為跟醫院一樣的”必要營運單位”,所以AZ只宣佈所有博士後、consaltant(外聘員工)與學生即日起停止進公司工作,雖還是可以領到薪水,但大家其實心裡都非常害怕會被公司裁掉。Volvo汽車更可怕,直接裁員1300人;而Volvo旗下的Volvo Truck也讓兩萬個員工直接進行temporary lay off,其中公司負責這兩萬個員工一部分薪水,剩下的由瑞典政府補貼至原有薪水的92%。以上講的皆是這幾個月的狀況,沒有人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再進公司工作,也沒人知道政府與公司下一步的決定為何。

看見哥德堡大小公司紛紛對原有的員工作出裁決,看得我心裡發毛,連我平常最喜歡去的麵包蛋糕店也立出一個超大的告示,告知路過的民眾說:「大家還是可以來此外帶麵包蛋糕回家Fika(下午茶),不然我們即將失去100個員工。」

以上說的大約是三月瑞典的情況,而不久前(大約二月底)我其實才剛到一家顧問公司ALTEN跟他們的Business Manager面試完,好讓他們在未來有缺時可以直接把我推薦給公司。而同樣也是在二月底,我剛好有個新的實驗必須跟老闆一起完成,我印象很深的就是在228當天。當天一早我跟老闆約好在實驗室見面,東西都準備好後我就跟她一起快步往目的地實驗室走,過程中我們就一路閒聊著實驗之後可能可以往哪個方向走,等等。突然間,她告訴我,她想拿我的計畫去申請一個博士班的位置(給我)。

我聽到當下大概傻眼了五秒,完全不知作何反應。記得,在去年11 月曾經鼓起勇氣到辦公室找我老闆,為的就是告訴她我想念博士班(拐個彎問她有沒有錢可以讓我念博士),當下她其實是直接回絕我的,她說,我們實驗室目前沒有錢可以聘請一個博士班學生,且聘博士班學生的錢必須要有個可行的題目去另外申請。我當時竟也很直白的回她:「好,那我知道了,這樣的話我會開始找其他實驗室博士班的位置,到時候可以請妳幫我寫推薦函嗎?」

就這樣,抱持著有問總比沒問好,被拒絕至少要拿到推薦函的心理,在去年11 月就讓我老闆知道我非常渴望念博士班了。

所以在知道她願意拿我的題目去申請Funding的當下,我其實雀躍到心臟快跳出來!而為什麼她願意,也要歸功於我的畢業計畫題目,不知道為什麼在做這個新題目時手感超好,所有能下結論的data幾乎都是一次完成,非常順利,進度好到實驗室在做半年計畫檢視時,老闆公開跟大家說,Ariel的這個計畫雖然時間不趕,但進度異常的好跟快,應該明年可以發一篇paper(對我真是莫大的鼓勵),也因為如此她願意拿這個計畫去申請博士班Funding!

當然,博士班的經費不是說有申請就有,必須經過學校挑選有潛力的計畫才會選十個題目撥款,所以我還是持續有在外面找工作。前面提到ALTEN這個顧問公司,在我老闆答應要幫我申請博士經費後不久,ALTEN剛好跟我要了老闆的推薦信。我當時其實不知道如何開口跟老闆說我還是有在看外面的機會,但我想她應該能理解,所以就寫了封文情並茂的信給她,跟她說明畢業後我非常想要直接工作或有博士班唸、我怕太晚找會失去一些珍貴的機會,再加上博士班經費不知道拿不拿得到,為了以防萬一我必須先跟一些人力派遣公司維繫好關係,也需要提供推薦函給他們好讓他們幫我推薦工作。

想不到我老闆在看到這封信後變得很緊張,她說:「我能理解,我也會把推薦函給他們。不過…說不定我這裡有些錢可以提供一個短期的位置給妳,妳可以先以這個工作留在實驗室繼續妳的計畫,然後我們再等等看博士班經費申請的結果如何?妳覺得呢?」

看到這封信的當下我真的開心到快哭,心想,這不就是當初我想先在瑞典高等教育單位建立connection的初心?近兩年的找工作經驗,我深知很多工作其實都已經有內定人選,包含博士班也是一樣,對於初來乍到又沒有歐美學歷的外國人來講在瑞典找工作真的非常困難,尤其如果你又沒有認識的人,其實很難拿到機會,去面試往往也是變成內定人選的炮灰而已。所以在2018年九月我直接決定再念一個碩士,先進哥德堡大學認識人再說,我也超早就以免錢勞工的姿態進了這個實驗室,默默地也在這個實驗室待了快兩年。如今,我終於爭取到當初我想爭取的機會。

就在前幾天,我老闆貼了一個招聘廣告給我,告訴我:「Please apply!」 當下,我就知道我真的拿到這份工作了,以瑞典一貫的內定人選姿態,拿到Associate Researcher的缺。

 

在我找工作期間,很多過來人都告訴我,瑞典第一份工作是最難的,只要跨過了,接下來雇主就會看到你有瑞典工作經驗而更願意聘請你,甚至瑞典強力的工會也會在你找下一份工作中間的過渡期提供失業補助。就這樣,在2020大裁員的這年,我用近兩年的耕耘換來了這個工作,也讓老闆願意幫我申請博士經費,同時,過去在瑞典人力公司累積的人脈,最近在有適合我的缺時也很積極的聯繫問我有沒有興趣,今天才剛得知ALTEN內部在今年秋天有個很適合我的機會。

對於這一切我只有感恩,當然這樣的結果也不負兩年來一直努力往前衝的自己。2020年,我還真的找到工作了(笑)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Ariel 你好,

    看完了你從18年開始更新到現在的blog,非常感慨。
    大概一年後我也要經歷同你一樣的在瑞典申請博士、找工作等等。看著你最初被拒絕的心灰意冷,仿佛就看到了一年後的自己,會不可避免的遭遇一些挫折…我是一個比較內向的人,有時候很難從失敗中走出來,甚至有時候會有些自卑…不過今天看到你update找到博士項目,真心為你感到高興!希望你在瑞典一切都順利。

    祝好,
    Azusa

    1. Hi Azusa,

      謝謝你的留言。想跟你說,其實一開始我也很難接受自己的失敗,因為在台灣求職總是一帆風順,也靠自己的努力累積了多年的經驗,沒想到來瑞典後四處碰壁,對我來說也是一個非常大的打擊。我常常問自己是否真的那麼差,但在這兩年間,不管是跟認識的台灣人聊也好、或是跟瑞典一起工作的同事打聽也好,了解他們的求職情況後,我發現其實每個人都是一樣的。不只剛畢業的瑞典人有求職壓力,連已經工作快十年的瑞典同事,她在最近工作合約快到期時也曾跟我分享她找工作時焦慮的心情,我也有遇過來瑞典工作的外國人,他們也是千方百計的找機會、大量投履歷、用盡各種方式找尋下個工作機會。我只能說,很多時候不是因為自己不好,若換個角度想,在瑞典這樣社會福利好、春天夏天時像天堂一樣、重視個人自由與人權的國家,當然有很多外國人會想來這裡工作,競爭一定會比其他地方還要激烈很多,自己能做的就是發揮優勢,盡全力去爭取機會。我在還沒找到工作前幾乎是每天上緊發條,找尋各種備案讓自己一畢業就可以有工作,也想跟你說,我也是一個標準的內向人,但為了找尋工作機會我逼迫自己去做了很多內向人不喜歡的事,哈哈。比如說多去跟人家建立關係啦,逼自己去參加活動等等。

      我其實還滿幫你慶幸還有一年的時間可以準備,到時候希望這個世界已經順利通過疫情的考驗,經濟可以復甦一點,找到工作的機會應該也會大大增加,stay healthy and stay positive!祝你順利!

  2. Hello, 您好:
    我正在搜尋有關到丹麥攻讀博士班的資訊,就逛到您這裡來了。我今(109)年7月從臺北醫學大學畢業,順利拿到碩士學位,接著想邊工作邊存錢,然後申請在北歐的博士班。很想知道如何申請,我問了許多代辦,他們都說沒有協助申請博士班,只有研究所,他們說博士在他們說博士在北歐是正職的工作(我看到你的生活筆記,大概有明白了)。
    不曉得您可以分享一些細節嗎?謝謝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