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朋友] 參與荷蘭家庭的一餐

記得我才剛到瑞典兩個禮拜,威廉就說他有個同事問我們要不要去他們家吃飯,當時因為卡到我要到中文學校參觀,所以延遲了一週才確定週末去他家聚餐。這一聚,我才發現威廉這位同事其實位階很高,甚至他還是當初面試威廉進公司的三個面試官之一。

也太有親和力了吧!這是在我知道這位荷蘭同事的真實身份後的第一個感想。更貼心的是,威廉這位荷蘭同事知道我才剛到瑞典沒多久,人生地不熟的,最常講話的人應該就只有威廉,他居然跟威廉說:「約你老婆一起來我家玩啊,讓她跟除了你以外的人講講話。」這是我到瑞典後體驗到眾多親切舉動的其一。有可能是因為這個同事也不是瑞典當地人,很能體會外來人士初來乍到時的無所適從,也不禁讓我開始反省自己,要是角色交換,我能這麼親切地、無私地迎接他人到我家來玩嗎?甚至還沒見過面就這樣付出關心?

總之,這樣的跨國之約就這樣定案了。這一定案我其實心裡有緊張,但多的是興奮,因為在我對瑞典生活的完美藍圖中,其中一項就是跟當地生活很久的人們處得愉快,甚至可以常常到對方家裡聊天、認識對方的家人,完全融入瑞典生活,想不到這一天那麼快就到了!

只是,當天出發前我才發現,荷蘭同事的家超遠,若是我們要從家裏(市區)到他們家(據說在森林裡),要轉一次公車,共一個小多時車程!還好後來才查到可以先搭火車再轉公車,大幅縮短了通車時間,也讓我們初次體驗在瑞典搭火車的感覺。

在瑞典我們是買一個月的通勤交通票,月票可以無限搭哥德堡市區裡的公車、電車,甚至火車。又因為我們是買跨區的車票(哥德堡分很多區),有貴一些,一個月九百瑞典克朗(台幣3200左右)。但這次跨兩區的火車,我們就可以用同樣的車票搭火車,不用額外付費。(瑞典的交通費其實也不便宜啊)

一下公車,到達離荷蘭同事家最近的一站其實有點傻眼,也太偏僻了吧!說住在森林裡果然沒錯

四周很荒涼,只有幾棟小房子穿插其中,這其實很容易讓人開始亂想,威廉同事應該不是什麼德州開膛手之類的人物吧(抖),這樣的環境被開膛會有人發現嗎?

依照Google Map的指示,顯示我們還必須往內走。走著走著開始看見許多獨棟的房子,有的房子甚至腹地太大外面還有一大片草地跟自建的盪鞦韆,四周都是樹,夏天來一定美翻了!

就在我們千辛萬苦爬上一個幾近45度的斜坡後,終於發現了荷蘭同事的家!(喘)

就是首頁這棟,超美!外面的玩樂區也太大了吧~ 正當我們靠近房子時,從窗戶就看見威廉同事,那位荷蘭爸爸在廚房忙進忙出,他從窗戶看到我們經過連忙請他老婆先來幫我們開門,帶我們進客廳坐。

在這次的荷蘭家庭聚餐初體驗裡,我其實根本沒拿手機出來,除了一進門就被很熱情的招呼,再來就開始聊天,我跟威廉第一次在人家家裡看到真正的壁爐!是要自己砍柴,丟木材進去燒的那種壁爐,整個大開眼界。接著因為荷蘭同事有三個女兒,小女兒11歲,是足球隊的,早上剛踢完足球回來,一洗完澡就馬上下來跟我們握手、打招呼。

接著聊到牆上的畫啊,三個女兒小時候的照片,他們還認養了隻貓咪。途中一直看到荷蘭同事自己在廚房忙進忙出,他老婆在客廳跟我們聊天,跟在亞洲,女人主要負責廚房的習慣完全不一樣。他們也說,平常家事、或廚房的大小事都是輪流負責,並沒有誰特別需要去做哪些事。我跟威廉的模式也是這樣,他愛做菜就負責廚房,我無法忍受家裡髒亂我就勤著打掃,有時候懶得洗碗也是威廉去洗,威廉不想那麼頻繁洗衣服就讓我去做。

整個過程非常溫暖且自在,他們的三個女兒也非常健談,我們互相認識介紹以後,就可以侃侃而談的聊天,天南地北的聊。從瑞典教育、好玩景點、領養貓咪的過程,其中最有趣的話題是,荷蘭同事提到因為他們住在森林裡,夏天會有很多麋鹿出沒,這些麋鹿什麼都吃,最常去啃他們辛苦種的花花草草。特別的是秋天是蘋果收成的日子,通常地上都會有很多蘋果沒被採收就掉在地上,放久了有的蘋果就會開始發酵(產生酒精),麋鹿只要吃了就會開始醉,常常吃蘋果吃到整隻鹿睡倒在他們花園裡(連麋鹿也會宿醉的概念),聽得我跟威廉嘖嘖稱奇。我們兩個完全是在都市長大的小孩,我連麋鹿本人都沒見過,更別說看到宿醉的麋鹿了!

吃飯的過程中,女兒們一直嫌棄爸爸做的菜沒有太好吃,荷蘭爸爸也很謙虛的說,這些菜都是他的實驗品,要我們別見怪(做研發的職業病?)整個吃飯過程因為聊得太開心,我根本也無暇拍照,只拍了爸爸跟小女兒合力做的甜點。

還有飯後喝咖啡,荷蘭爸爸拿出Easter Egg出來給我們配咖啡,大家在那選口味時也可以玩得很開心。其實這整個吃飯過程對我來說有滿大的文化衝擊,因為在台灣吃飯,不管是跟家人或跟朋友,不是配電視、配電腦,再不然就是配手機,打從我們踏入荷蘭家庭開始,就有源源不絕的話題可以分享,在台灣其實很少有這種特殊的感覺。

而當天剛好遇到世界地球日,全世界響應關燈一小時,荷蘭家的三個女兒超級看重這件事,不管她們爸媽還在跟我們聊天,就把整個家的燈關到只剩餐桌一盞,還慎重其事的拿了超多蠟燭到處擺,原本連餐桌也要關燈,但荷蘭爸爸覺得太暗才作罷。

最後要走時,荷蘭爸爸還問他女兒可不可以開一下走廊的燈讓我們穿鞋子,他女兒說好他才開,覺得超可愛又好笑。

必須說,這是我第一次,人生唯一的一次覺得,家裡有孩子們在真好。突然很難想像在這樣偌大的房子裡,未來如果只有我跟威廉兩個老人,會有多孤單啊…。

怎麼會一到這樣可愛的家庭聚餐就可以萌生我在台灣完全不可能有的想法,太神奇了我說。威廉一定覺得這次聚餐聚得真值得XD 總之,踏入外國人家庭裡的成就如願解鎖,溫暖跟親切感滿分!

喔對了!因為我跟威廉都很重視教育這件事,所以問了他們對於孩子語言的想法,他們說,在家裡他們跟小孩都是用荷蘭語溝通,孩子受的是瑞典教育,所以當然也會講瑞典語,再加上英文在瑞典是第二官方語言,所以小孩子們也會講英文,基本上他們家三個女兒,一出生就會三國語言。所以,以後我跟威廉的計劃是,孩子在學校就可以學瑞典文跟英文,但在家裡我們也是都得跟孩子說中文,然後可以再適時加上台語的薰陶。

孩子好累 XDD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