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畫水彩的日子] 普利特維采湖群國家公園 – 4開/水彩與壓克力

作品完成時間:2017年4月
花費時間:約15小時
顏料:不透明水彩、壓克力
畫作大小:4開
水彩紙:Arches
作畫地點:中研院 物理所
指導老師:鍾民豐

普利特維采湖群國家公園(克羅埃西亞語:Nacionalni park Plitvička jezera,簡稱Plitvice,發音 [plîtʋitse]),也作布里特威斯湖國家公園,位於克羅埃西亞中部的喀斯特山區,創立於1949年,為東南歐歷史最悠久的國家公園,現在也是克羅埃西亞最大的國家公園。公園內有許多有石灰岩沉積形成的天然堤壩,這些堤壩又形成了一個個湖泊、洞穴和瀑布[1]。由於主要有16個湖泊,故公園又叫十六湖國家公園。1979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 [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原圖片

細數我接觸水彩的時間長度大約兩年左右,但2017在台灣時,因為忙於工作、常常飛上海看威廉、加上我喜歡把時間排很滿,下班時間常是擠滿各種課程與運動,但我又不想放棄水彩,所以即便陸續跟中研院游藝社鍾民豐老師學習水彩的時間很長,真正可以到場畫畫的次數卻寥寥可數。

我對於很多事情都極富興趣,也盡量把自己真正放在那件事中實作,雖然涉獵廣泛,喜好卻很明顯。即便是水彩,我也能在幾次作畫後很明顯感受到自己其實很不愛畫風景,尤其是只有山、水、植物或花朵的那種。風景畫給我的感覺太虛無飄渺,常常需要用「只是帶過」的方式描繪,而我又是那種無法接受明明細節就是如此,為何要忽略它的龜毛人物。所以不管是追求短時間完成畫作,或是即便沒有仔細描繪遠看也看不出差異的考量,我都不太能說服自己接受大致上帶過的筆法,導致自己後來遇到風景畫的課堂就直接跳過。(讓我不禁在想,那些寫實派的畫家說不定也有這樣的龜毛個性在。)

但為何又可以接受普利特維采湖群國家公園這樣的風景圖片?我看上的其實是圖中的木棧道。那整齊卻又細節交錯的木棧道,或遠或近都好像可以細細的讓人描繪它的紋理,加上木棧道上的光影忽白,卻又少不了紅色的點綴,在看到木棧道的當下我就決定要完成它!

完成作品後,有個地方一直讓我有點在意,就是作品左下角那因為一時失手調太濃的紅色光影,可以很明顯看到其實不是太自然,我當下也沒有立即用水跟筆做修正,但不管怎樣,我覺得藝術就是一種個人特色的展現,就連一時失手的角落也能算是這作品的獨特吧!這張是我第一次畫這麼大的水彩作品(四開),也是我有限的風景作品之一,所以一直很珍惜,但我到2018年初才決定拿去錶匡,因為我想將這幅對我來說有些意義在的作品送給我最敬佩的主管,也是我在上一個公司的直屬上司Walter。

跟Walter共事四年,他讓我知道什麼叫做真正扎實的做研究,什麼叫做不慍不火的理性討論,什麼叫做永遠善待與珍惜你附近的人事物,我打從心底景仰他,也覺得很幸運有他當我的上司整整四年。所以在我2018待在台灣泰福生技公司的最後一天,我選擇將這作品表匡送給他,除了聊表這四年以來非常開心與他共事的心意,也希望他在偶爾覺得工作壓力如山倒時,進辦公室後看到這幅畫後壓力能有稍稍釋放。(我想這應該是風景畫的優點之一了吧!)

哈,請忽略研發人員在公司總是有點「天然」XD

我在瑞典奮鬥中,但我永遠不會忘記在Tanvex那難忘的四年經驗。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