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工作合約] 簽約前員工檢測流程與簽約當下問題分享

承上篇,在5/27接到AstraZeneca (AZ) 給的口頭offer後,人力資源公司ALTEN的經理就馬上問我能否6/15開始到AZ上班,還有馬上談定薪水。也就是說從面試到on board之間只有不到三個禮拜!

在時間跟薪水都口頭談好後,ALTEN就開始要擬定合約,不過在瑞典,正式給合約前有兩件重要的事是大部分比較嚴謹的公司會做的,就是:

  1. 個人背景審查
    在個人背景審查的部分,每間公司會跟不同的背景審查公司合作,像AZ就是跟瑞典Valida公司合作對還未進公司的員工做背景篩檢。調查項目有:
    – Id-information: Name, personal number (or equivalent), address, nationality and civil/family status
    – Economy: Debts, credit status and taxation data
    – Company-or organization board commitments
    – Data regarding judicial records
    – Data in your CV: Education and previous work experience.
    – Activism: internet search
    以上調查項目包括基本資料真實性、經濟情況、官司紀錄,也會調查你CV上所寫的教育與工作經驗的真實性,最後甚至是調查你是否過去有網路黑歷史(數位足跡)。當然進行調查前公司會先寄一份調查同意書,先經過你本人同意後才會進行以上調查,確定你所提供給公司的資訊的真實性,以及你本人的背景是否會對公司有所危害。
  2. 藥物與酒精檢驗
    這部分就是看公司,不一定所有公司都會做這項檢驗,但就我所知一些瑞典較大的企業像是Volvo汽車與AZ都會讓員工先做藥物與酒精檢驗,確定要聘的員工並沒有使用非法藥物或酒精成癮。這部分的檢驗其實有分好幾種檢驗方式,包括抽血、驗尿、頭髮檢測、口水檢測或吹氣檢驗。在檢測前你不會知道當天醫院會用什麼方式,每種檢驗方式可以驗到的東西也不盡相同。檢測前合作的醫院會先寄一張單子提醒你,在到醫院前兩小時不可進食或飲水,以避免檢測失敗。像是我先生威廉,他說他依稀記得當天只有被抽血;我則是被抽血又做了口水檢測。
    我這輩子還是第一次做口水檢測,困難度跟尷尬度有點嚇到我。口水檢測就是用像上圖一樣的棒子,把藍色的蓋子打開後裡面是硬式的吸水棉片,將棉片端含在嘴裡後,就要用盡一切能力把嘴巴裡的口水全都搜刮到棉片上(考驗舌頭靈活度?),那棉片還真不是普通大,但就是要讓棉片吸滿口水後,指示條上顯示出藍色才算完成,重點是一次要做兩支(這是困難度)。尷尬度則是,我在做這件事、嘴巴動來動去使勁的搜刮口水時,兩個護理師就是這樣看著我做,超尷尬!!我猜他們是想確保我真的有好好的用我的口水去做,而不是趁他們不注意使用別的液體(?)總之這個檢測很像驗孕棒的原理,只是驗孕可以用尿液,這個則是要用為數不多的口水,還一次兩支就是了…當下真的很想吶喊,來人阿快給我兩顆酸梅,這麼尷尬到底要怎麼分泌口水啊?….還好最後還是完成了

在做完嚴謹的招聘流程後,接下來就是度日如年的等待,雖然拿到口頭offer很開心,但在還沒看到白紙黑字的合約前我告訴自己一切都是假的,還是不能夠鬆懈下來。我甚至都還不敢跟學校的老闆說我已經拿到口頭offer,因為誰知道一切有沒有變數。就這樣經過兩個禮拜的等待,都快要逼近上班日的前四天,我才接到ALTEN經理給我的郵件說,我的藥物與酒精檢測過關,不過AZ那邊還在等我的背景調查結果下來,要等兩邊都確定沒問題他才可以擬合約。

到這邊我真的覺得超誇張,醫院速度慢就算了(因為疫情影響我可以理解),但背景調查不就是一兩天可以完成的事?還是因為他們必須調我台灣的資料所以才拖那麼久?總之我後來忍無可忍,但瑞典人又最討厭被催(在email裡面除非萬不得已,千萬不要對他們說ASAP: as soon as possible),我又不想在最後一刻得罪我目前學校的老闆,最後只好在還沒拿到AZ紙本合約的情況下,賭上有可能兩邊工作都沒的風險,趕快告訴我老闆我要離開到AZ工作了。

當然我老闆非常震驚,而且我是星期四中午(6/11)告訴她這件事,我隔週的星期一(6/15)就要到AZ上班,等於我只有一天半的時間可以交接學校的工作。還好當下老闆緊急聯繫可以跟我交接工作的博班學生,約好星期五下午做交接。而ALTEN那邊也終於稍來消息,說我的背景篩檢也過關,星期五早上可以簽約。所以在6/12星期五當天,我早上跟威廉一起到ALTEN簽約,下午直接到學校交接,然後下個禮拜一直接開工!

一直到簽完約,也把所有事情都穩妥的交接給博班學生後,我才終於真的放下心、卸下身上所有的壓力,度過了一個前所未有的輕鬆週末,期待開工日的到來。


說到簽約,因為整個流程太過緊急,ALTEN並沒有讓我有多的時間可以提前看合約,所以我當機立斷問他們當天我能不能帶我老公一起去簽約,當然就是因為威廉對於國外工作合約比我有經驗多了,還好ALTEN經理也說ok,當天還特別準備兩份合約讓我們可以一人看一份,也給足了我們時間跟私人空間可以好好討論合約後,才來請我簽約。(我的合約是跟ALTEN簽的permanant contract,在AZ算是project-based的consultant)

好笑的是我看完其實只有一兩個小問題想問,結果威廉竟然幫我問了超多尖銳的問題,是我自己根本不敢問的,其中包括:

  • ALTEN的假期跟AZ的假期是否一樣?因為之前聽說另一家consultant firm的假期跟AZ不一樣,明明AZ沒開,但員工卻必須還是去consultant company那邊沒事坐一天,你們會要求員工這樣做嗎?
  • 在瑞典當consultant一般都是有法定試用期六個月,後來才會自動轉permanant,有聽說另一家consultant company在員工即將轉permanant時會故意刁難,你們是否有先例?或者有沒有任合條例可以讓我們先看,知道員工需要做到什麼事才可以順利轉正職?
  • 你們是怎麼決定員工是否可以加薪?因為每年AZ都會評估員工表現加薪,ALTEN有嗎?
  • 你們有年度Bonus嗎?要怎麼做才可以拿Bonus?

我在旁邊簡直聽傻了,因為威廉從頭到尾都是笑笑的問,但我覺得這些問題尖銳到那個ALTEN經理有點不知所措,可能心想我怎麼找了個厲害的角色來跟我一起簽約。不過後來ALTEN給我們的回覆都讓我們很滿意,畢竟ALTEN也是一間法國起家非常大的人力公司,公司分部遍及全世界,重點是我覺得他的福利比瑞典本地的consultant companies好很多,最後就欣然簽約啦。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