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典念碩士] 一年內,從零開始到成為科學期刊共同作者

翻翻上一次寫有關在瑞典找工作屢屢碰壁的文章,居然也有將近半年的時間沒有更新。這段時間也有不少網友以為我後來有申請到博士班,但事實上最後還是沒有拿到想要的位置。除了因為瑞典博士班跟正職工作一樣難申請外,某次面試也從教授口中得知,他開的那個博士班的缺收到兩百多封履歷,篩選耗時太久所以才花了將近一個月時間才通知第二輪面試人選。

總之,後來因為不想浪費太多時間只是在等面試通知,就同時申請了哥德堡大學Genomics and System Biology的碩士學程,打算用修課的方式來填滿空白的時間,順便也圓了自己從小想出國唸書的夢想。沒想到從進入這個學程開始,第一門課Advanced functional genomics就把我的時間幾乎填滿,豐富到不行的課程安排差點沒把我逼瘋(回顧:從沒想過瑞典Master Program可以如此精實)也讓我暫緩了申請博士跟工作的腳步,轉了個彎,想細細體會瑞典高等教育的第一步。

在這半年期間,其實發生了一件戲劇化的事,說明了其實人生當中每段旅程、每一步都有它的意義在,不管當下給人的感覺是甜美還是苦澀。

每個被拒絕的經歷都是機會

剛到瑞典前半年其實我都一直在找尋工作機會與博士班位置,記得那段時間我有申請一個在Sahlgrenska cancer center的研究助理缺,但最後還是被拒絕。因為那個位置的工作平常主要是幫忙到醫院取腦癌病人的組織回實驗室,瑞典醫院的醫生與護士其實幾乎都是用瑞典文溝通(他們的病歷甚至都是用瑞典文寫),所以該實驗室的H教授當時拒絕我的理由是…雖然我的資歷她很喜歡,但她真的需要請一個會瑞典文的人,好方便跟醫護人員溝通。

但在某一天,我居然收到一封神奇的信,是H教授寄來的,她想確認我是否有找到工作了…但,為什麼?

我從來沒想過還會再收到H教授的信,當下馬上回覆她,還沒有確定要去哪裡工作,也問她怎麼會寫信給我?想不到,她告訴我她實驗室有個新開的題目想找人做,她馬上想到我可以勝任、因為她對我的履歷很有印象,知道我似乎有相關經驗所以想請我去第二次面試!當下雖然高興到快跳起來,但,很諷刺的是,我收到信的時候,碩士學程已經開始到第二個禮拜。

在收到哥德堡大學(以下簡稱GU)碩士學程錄取通知時,其實我非常開心,除了終於有機會可以圓夢,也發現GU課程的安排很棒,很多都是我之前沒有機會學的,所以在收到信的當下我其實都是處在一個非常興奮能重回學生生活的狀態,開學兩個禮拜的生活我也非常滿意。但為了把握得來不易的機會,我還是去跟H教授面試了,同時也得知…她跟我說的缺目前只有開一年,能不能在續簽要看到時候計劃進行的狀況決定。

這是一個滿困難的抉擇,我當時大概花了三四天去權衡這個工作與拿瑞典碩士的優缺點:

  1. 這個工作只有一年,未來不保證續聘,雖有薪水但不高。結束之後呢?如果沒拿到續聘機會,找工作煉獄勢必需要再重來一次,加上我原先在台灣的學經歷到國外原本就會被打折,雖然有了一年短期的瑞典工作經驗但又如何?一年其實也很難拿到完整的研究成果。但有個量身定做的研究計畫在那裡,我真的很想把握機會證明自己的實力,說不定還是有機會續聘?
  2. 若是讀書,很大一部分是自己想圓夢,更想藉由學生身份更了解瑞典的一切,包含瑞典的高等教育是如何運作的。兩年畢業後除了可以有瑞典學歷,也可以藉由在學校認識的人脈去發現潛在的工作機會。另一個部分更吸引我的原因是可以讓自己像海綿一樣再大量的學習,大量的練習用英文交流、上台報告、練習英文科學寫作等等,有很多犯錯的機會是在學生階段可以被接受的。但畢業後呢?還是得找工作啊…

一個瘋狂的決定

在這種情況下,工作與唸書要擇其一真的很難,兩邊都有我無法割捨的優點及潛在的缺點。最後,我做了一個任性的決定 — 我問了H教授,能不能讓我一邊唸書一邊去她那邊工作(在瑞典碩士學程的修課,雖然一門課整整佔了三個月時間,但並不是每天都被課程填滿,還是有空擋可以讓學生看書、寫報告,或是趕進度。)當下我覺得只要時間安排得宜,一定可以一邊唸書一邊執行研究計畫,即使H教授因為不是全職不給我薪水也沒關係,說不定那個計畫可以變成我未來的碩士題目,如果順利,說不定我還可以在瑞典發一篇期刊。

這是我唯一可以想得到雙贏的辦法。對我來說風險就是會很累,等於我必須更加善用晚上跟週末時間看書、寫報告等,否則也有可能兩頭空。後來,H教授給我的回覆是,她想先確定我的空擋時間是否足夠,如果未來她發現計畫執行進度太慢,就只能再找其他人了。且,她也提到了一個現實面,如果我無法全職在實驗室,恐怕薪水部分她沒辦法給。

還好薪水已不在我考量內,我只知道這麼做等於整合了兩個選擇的優點,對於未來找到工作的加分機會還有加成作用(學歷+經歷具備),最後我們就這樣達成共識,也互相給了雙方一段時間的試用期。

如願,成為期刊的共同作者

記得去年11月開始進入實驗室工作後,原本在學校不用上課的空擋可以到圖書館自修、提早回家、去健身房運動或到哥德堡市區晃晃等,全部被實驗室工作取代。從早上八點到下午五點,人不是在上課就是在實驗室工作,更別提那對我來說是全新的computer programming課,好幾個晚上我根本是頂著快冒煙的腦袋在家熬夜研究程式到底怎麼寫,隔天才好趕上進度。不知道這兩到三個月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 更扯的是,這中間我還真的差點搞砸了學校第一門課(之後會分享)

但有句話說,痛苦會過去、美會留下。

雖然學校課業滿到讓我常常熬夜,H教授實驗室的工作我還是盡量能做到就去做,在這期間我也發現其實實驗室的生活沒有想像中難熬(跟之前在成大念研究所比起來好很多)。大約一個月前,H老闆告訴我她覺得我可以幫忙實驗室一個快畢業的博士班學生進行一些實驗、好讓她能在博士學位defense前有初步的成果發表,我也二話不說全都答應了(即使這個幫忙我需要犧牲瑞典的新年假期到實驗室工作)。

但我發現,因為自己知道目標在哪,在做這些事情時其實心裡是充實且快樂的,真實的在累積瑞典的學經歷。

 

前兩個禮拜某天,博士生告訴我隔天一大早跟老闆有三人小組會議。當天一進到H老闆辦公室,她們兩個就非常慎重的問我:「Do you want to contribute on the project?」意思是我想不想在博士生的計畫中貢獻心力(白話文:你可以在這篇paper掛名,要嗎?)(更淺白的白話文:如果你答應,接下來就是共同作者了,準備受死吧!)

後來的日子,我還真的有好幾天都是披星戴月的從實驗室回家…

 

直到今天,偶然在實驗室的Manuscript資料夾當中,看到了一篇還未完成的文章,最上面已經列上共同作者了。上面除了老闆與博士生,也正式加入了我的名字。

在科學研發領域的人都知道,要證明自己在研發這塊有能力,在科學期刊上掛名共同作者對履歷是絕對加分的。我沒想到自己在做這個瘋狂決定的兩個月後就這麼快能掛上共同作者,而且還是在瑞典的醫院癌症中心。這半年的辛苦值得嗎?答案絕對是肯定的。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