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找工作2020] AstraZeneca consultant – Research Scientist面試經驗

(Picture from Randstad.USA twitter)

趁記憶猶新,不管最後有沒有上,還是想來分享一下瑞典一個很特別的顧問工作面試經驗。

這邊的顧問跟我們一般在亞洲所認知的顧問不一樣,以往我在台灣常聽到的顧問,最先想到的可能是在某個領域的高望重的佼佼者,因為經驗豐富而被聘到某公司去當專業顧問;或是像麥肯錫顧問公司那樣,裡面的顧問可以提供專門的管理諮詢與建議給公司的高層。但在歐洲的Consultant company其實有另一個意思,直翻也是叫做顧問公司,但他實際的功能就是像人力仲介公司一樣,幫大公司找尋合適的專業人才,這邊也叫consultant。

大公司請人力仲介公司幫忙找人,除了可以省掉大把篩選CV的時間、人力仲介公司還會先進行第一階段挑選,最後再把他們認為合適的人選呈報給大公司,大公司的manager只要花時間面試2-3個Top candidates就好。大公司給consultant的合約通常都是短期的,從幾個月到一兩年都有,當然如果大公司再有短期的缺就可以跟這位consultants再續簽新的短期合約。對於大公司來講,給consultants的員工福利、保險與退休金等就跟正式員工有差,因為consultants隸屬的公司其實是人力仲介公司。(consultants的福利制度我目前還不是非常清楚,萬一不小心拿到工作再來分享。)

人力仲介公司在這個制度下可以得到的好處就是,當所推薦的人選被大公司選中,大公司每個月除了要付員工薪水、也要付人力公司的仲介費。

對於申請consultant缺的人來講,雖然合約不是永久合約、福利也不比正式員工好,但申請consultant工作確實是個可以比較容易進大公司工作的管道之一,也有不少人一開始是做consultant,後來因為在大公司待久了、也很熟悉工作內容,當大公司有正式職缺釋出時,就比其他人更有機會轉正。話雖如此,consultant其實也是競爭者眾,且在我申請工作的經驗中,我發現要讓consultant manager (=人力仲介公司的hiring manager)看到你、願意把你推薦給大公司做篩選,也是需要靠點關係的。

有在follow這個部落格的讀者可能有一點點印象,在我2018年一到瑞典時,我老公(威廉)公司的新同事Stephan,在去他們公司AstraZeneca(後面簡稱AZ)工作前,就是待在一間AZ御用的人力仲介公司叫Dfind當hiring manager!重點是當Stephan知道我才剛到瑞典,就人超級好的告訴威廉說,如果我有需要找consultant的工作,他可以把我介紹給他的前同事E小姐,且他還真的這麼做了!

接下來,在我瘋狂用email轟炸E小姐下,她才終於開始找她同事Alma聯繫我(因為E小姐是負責化學人才的,Alma才是負責生醫領域),然後要我把CV改成他們需要的格式,還找我先去他們那裡面試、也問了我需不需要工作簽證等等的資訊。就我所知瑞典的人力仲介公司是可以幫忙海外的人辦工作簽證的,如果你剛好有他們非常需要的技能的話。

可惜2018年那次跟AZ consultant工作接觸的機會只有到電話面試,因為我不會LC-MS,所以當時在電話面試時就被刷了。後來我就跑到哥德堡大學唸書,然後當初負責我的Alma也生小孩去,後來她就換工作了…

原以為我在Dfind的”線人”就這樣沒了,結果前幾個禮拜,我跟威廉一到瑞典就認識的一個中國女生(也在AZ當consultant),一聽到我唸書也快畢業了,就說她可以把我介紹給她的consultant manager,然後在我寄給她我的CV後,她超有效率的就幫我寫信,過沒兩天就收到G小姐的電話,說她可以把我推薦到AZ的某個缺。我不禁在想,威廉應該在AZ跟同事混得很好,不然怎麼這麼多人聽到他老婆想找工作都說可以幫忙介紹(誤)。然後我也在想,即便是consultant公司,靠人拉你一把也真的很重要,不然以仲介公司每天收到上百份CV的情況,真的很難注意到每個人。

大約才過一個禮拜,G小姐就電話通知我,AZ要找我去face to face interview了!在我要到AZ面試前,G小姐先寫了封email給我,告訴我當天跟我面試的會有哪幾個人,他們會花大約40分鐘問技術問題,然後剩下的時間會問AZ最重視員工的五個values,還告訴我他們會focus在”We follow the science”與”We play to win”這兩個values上,要我套用自身經驗去解釋我怎麼做到follow the science與play to win. 後來G小姐還跟我約了一次見面,問我面試前有沒有什麼問題想要問她,比如說要怎麼回答困難的面試問題等等,當天見面她也給了我很多非常有用的建議,比如說,她知道從AZ帶客大廳走到面試房間的路程大約會花5分鐘,她建議我可以先想好這5分鐘的時間要跟面試官小聊什麼話題,畢竟第一印象是最重要的。她還要我先做好心理準備當天也有可能在AZ的咖啡廳就直接面試,因為之前發生過面試官很落漆臨時約不到房間,最後只好讓面試者在熙來攘往的咖啡廳面試的慘劇。

結果,今天跟AZ的面試,完全照著G小姐告訴我的流程走!連問問題的時間與focus的values都一模一樣,面試官也是她說的那兩位(我事前有先用Linkedin看過他們的學經歷),然後是在一間非常安靜、燈光明亮的小房間裡面試。 兩個面試官人都很好,我一開始進去時並沒有一坐下來就說“Tell us more about yourself!” (這我覺得超可怕!雖然我已經練得非常熟了)而是他們先解釋公司有幾個大部門,他們的部門focus做哪些疾病的研發,還有這個位置需要做什麼樣的工作。

因為這樣讓我有心理準備的開場,還有接下來完全照著G小姐給我的流程走,面試過程中我感到安心無比,安心到我在解釋工作經驗中的實驗時,我還可以用手勢輔助我講的話、同時注意與面試官的眼神交會,這些動作在我非常緊張的時候根本做不到。這次面試應該算在我來瑞典面試的經驗中表現最好的一次,在過程中也頻頻聽到他們表示 good!

當然,還是有其他的面試者要一起競爭這個位置,即便這個位置只有短短六個月的合約,這次面試前我焦慮了整整一個禮拜,但我從中學到非常多、經驗值暴增,最重要的是,面試中可以侃侃而談的自己,跟兩年前初來乍到瑞典的我比起來,已經不在同樣一個level了。

不管一個禮拜後的結果如何,還是抱持著繼續找工作的決心,至少確定目前的自己盡力了,就夠了

 

Ps 1. Dfind今年被荷蘭一家很大的顧問公司Randstad買下來,後來直接改名為Randstad
Ps 2. 瑞典有個很奇特的現象,因為顧問公司的缺常常也不好申請,但在瑞典創立自己的公司非常容易(似乎只要填幾張表格申請即可),所以就聽說有人會自己創立顧問公司、然後自己是裡面唯一員工,用這樣的方式去跟大公司談,讓公司聘你當顧問。但可想而知就變成必須犧牲自己的福利、保險,退休金也沒保障等等的風險。但這麼做至少可以讓你較有機會獲得在某公司的工作經驗,進而再找下份工作。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