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GU的日子] 從沒想過瑞典Master Program可以如此精實

昨天終於結束一連串的課堂考驗,只剩下下禮拜的考試,這兩個月簡直可以用水深火熱來形容…

不僅僅是因為在家裡跟威廉對話的中文頻道終於要轉換到全英文頻道了,也要適應跟歐洲其他國家的人相處、怎麼混入外國人的小圈子、要適應不同國家的英文口音等等。

記得開學後的兩個禮拜,基本上教授的上課內容我能catch到的應該只有50%,腦袋對於全英文的課堂處理速度還是太慢。還好我有準備錄音筆,每堂課必定錄下來,有時間的話再重聽。前兩個禮拜的晚上休息時間幾乎都是在聽錄音的情況下度過,筆記也才能補足。

為什麼我說瑞典的課很“精實”,我想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他們很重視培養學生各項技能,尤其是英文口頭討論、上台報告跟用英文寫科學報告。我選的第一門課是Advanced functional genomics,裡面包含實驗實作,還有需要自己學會用電腦程式計算數據。所以一門課兩個月下來,穿插著英文小組討論、寫report、口頭報告、文獻閱讀、學習寫電腦程式(Linux與R)與各式各樣的實作課。不只如此,我們還有「主題討論天」,叫做”A day of ethic”。這堂課的主題是利用一整天的時間探討GMO(基因轉殖動植物)有關的道德議題,一開始他們居然是請一位哲學教授來告訴我們一些哲學的概念,當議題扯到「道德」兩個字,大致上就跟哲學脫不了關係,等教授起了頭後,我們就要開始針對GMO這個議題做主題發想,然後再開始寫essay。

寫report的同時,教授也安排了peer’s comment,就是當你寫完report後要寄給指定的兩個同學看,他們看完後必須針對你的內容下評語,不只是針對文法,還要針對文章內容、書寫結構、英文用字做相關的評估後,再寄回去給該同學做參考。所以一個學生不僅可以學到如何用英文做科學寫作,還要利用教授教過的寫作技巧來評估其他人的report。還沒完呢,當你參考別人的評語過後,教授會將大家聚集在一起,讓所有人有更近一步面對面討論的機會,若你對於其他人的評語有問題,可以有機會針對評語來討論、或是進一步問教授該怎麼寫才比較符合”scientific writing”。

目前上課的內容大致上就是如此「豐富多彩」(壓力超大)。我發現當你要在一堂課表現亮眼,趕快找到好的讀書夥伴一定免不了。一開始除了上課外,我也花了點時間觀察那些常在課堂上發問的同學,也意識到自己要趕快收起相對內斂的個性,因為如果不主動去接觸人,別人應該也很難跟一個文化差異大的外國人馬上有交集。在觀察了一些交換學生的行為後(他們都會非常主動去詢問”Can I join you?”之類的話),我發現我也必須這麼做,除了可以找到一起吃飯的人,也可以一起討論課堂上的東西。經過這一個月上緊發條的訓練,我發現厚臉皮並不可恥,如果拉不下臉來讓自己主動參與別人,那你也沒資格自怨自哀說歐洲人都不好親近對吧?通常這種英文program都會有許多國家的學生參與其中,我當然也發現人通常會傾向於跟自己同膚色的人聚在一起,但只要肯將自己做好準備,在跟其他人談話的時候展現你在課業上是有做足準備才來的,甚至最後會有同學主動要約你要不要一起參與討論。

而我算非常幸運,跟一個瑞典女生分到一組,她上課的認真程度應該是班上前幾名,本身還特別聰明、勤發問還幽默感十足。在經過兩個月的奮戰,昨天我們一起完成了一場課末簡報,報告完後都還沒下台,她就馬上對我說:「You did a very good job!」我也很興奮地跟她說:「You too!」感動死了!雖然之前在台灣上班時已經有很多次用英文做視訊簡報的經驗(因為要報給美國同事聽),但這是第一次直接在一堆外國人的眼皮底下,報完還要接受各式各樣的問題轟炸,還好一切順利、問題也都在掌握當中,算是為我在瑞典的第一門課畫下最好的句點。

昨天,我們在報告完後,讓我很驚訝的是負責這門課的教授以非常認真的態度跟我們說,請我們一定要去做course evaluation,也就是對於這門課的問卷跟建議。但為了要更能即時回答我們對於這門課的意見,教授昨天花了半個多小時坐下來認真聽我們的反應,也有非常多同學發表意見,甚至提出能改善的點。教授也說我們的建議會是他優化下一年課程重要改善的點,這…跟我在台灣的經驗完全不同。其實我在上這門課的時候確實有發現很多地方有改善空間,但又有哪門課是完美的?

我在台灣念大學時確實也有課程建議的部分,很多問題都是:教授是否確實傳達課程重點?教授是否確實運用時間?你也只能選擇不滿意到滿意,從1-5分。但,教授評鑑分數高就代表課程完全不需要改善嗎?還是評鑑高只是他給了比較多個pass? 也讓我突然想起…幾年前在成大上碩士班是完全沒有course evaluation的部分…

而昨天的課程建議,小至某實驗課應該不能排在禮拜一,因為感覺助教根本沒時間準備好所有儀器,甚至液態氮根本不夠;大至某科學寫作課好像沒什麼用,這門課排到兩個半小時太多了,我們應該要有更多時間練習寫作;或者某個老師根本沒提到要怎麼把統計結果連到生物領域,他講的統計很好,但我們應該要注重的是怎麼把統計結果跟生物意義連在一起。各式各樣,讓我大開眼界,重點是教授真的非常在意所有人的意見,也讓我覺得能夠在瑞典受教育真的是個非常難得也超值得的經驗啊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