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Ariel

2018年2月起與先生定居瑞典
不甘於一到瑞典即變廢柴讓老公養,立志以最快速度上軌道,一直忙於申請學校、找工作與學瑞典文
用自己設計的激進方式體驗瑞典生存之道,在部落格紀錄刺激又屢屢受挫的瑞典生活

目前為哥德堡第一中文學校中文老師與瑞典哥德堡大學研究生,同時兼職換日線專欄作者 換日線 – 瑞典生活筆記
若您有任何關於瑞典的大小事希望我分享、或有任何疑問,歡迎透過email或留言與我聯繫:)


30歲以前,有80%的時間都住在台灣南邊
我是高雄人,在嘉義唸大學,在台南成大唸研究所
唸的是吃不飽也餓不死的生物科技研發
常常做實驗爆肝到很晚,薪水卻不成比例

研究所畢業後,因為想多花時間陪阿嬤,所以短暫回高雄工作
在高雄長庚工作了一年半以後,覺得每天生活毫無動力
一股傲氣驅使,發起一陣小小家庭革命後就拖著一卡皮箱到台北中央研究院上班

到台北最厲害的研究機構上班,即使薪水更少,但應該會更不一樣!
而,就是這股莫名的熱血,讓我認識了剛從英國回台灣工作的李威廉。

交往三年後我們結婚,沒想到才剛結婚沒多久威廉就到上海上班
就此開啟了遠距夫妻的生活

更沒想到威廉後來被派到德國技術交接半年
原本搭飛機一個半小時可到的台北跟上海,瞬間變成台北跟德國
晉升為超過一萬公里的遠距夫妻

 

半年後,威廉換工作,居然從德國……換到了瑞典!
「遠距夫妻的極限到底可以有多遠?」
我想我們應該已經達到了遠距夫妻制高點,再遠可能可以離婚了。

所以台灣妹子我,毅然決然辭掉工作,隨著夫婿搬到瑞典,來到這個北歐最幸福的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