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莫名成真] 拿到第二份offer,即將到AstraZeneca藥廠工作!(面試紀錄)

我得說這件事發生的又急又快,在五月底這個瘋狂的時間點,我意外拿到第二份offer,竟直接要到我老公工作的藥廠AstraZeneca上班了!

五月底,我正水深火熱的正在趕論文,早早跟口試委員敲定6月3號口試後,我就過著一邊趕實驗、還要寫論文,加上最後幾天準備口試的日子。(然後還天天擔心會不會被傳染covid-19)話雖如此,心裡倒還滿踏實,因為知道畢業後至少可以在原本的實驗室工作,至少有半年時間可以讓我再找下一份工作,心裡也暗自祈禱年底疫情可以緩和一點。

五月底的某天,我之前一直有聯繫的ALTEN人力公司經理突然打電話給我,閒聊了一番後問我最近工作找得如何,我就老實跟他說我老闆其實已經給了offer,目前在趕畢業。他就先跟我說,ALTEN秋季會有內部的計畫要進行,他想把我推薦到那個計畫中,可能八月會有更進一步的面試。我說:「好啊那就把我推薦上去吧,我們到時候再看看情況如何。」他又問:「我知道妳已經有工作了,但妳對在AstraZeneca工作還有興趣嗎?」我聽了就順水推舟地回:「喔?有啊,怎樣的工作啊?」結果那位Manager竟講得不清不楚,意思大致上是,他知道AZ的Genome editing組有個位置,原本已經有找到人了,但那個人做到一半不做了跑去唸PhD,所以老闆想找個人替補這個位置。他不太清楚詳細的工作內容,也沒有當初的招聘廣告給我看,總之…他一問三不知,感覺上就是要我先答應,這樣他就可以把我的履歷先拿給那個AZ的老闆看,我想知道什麼細節到時候再當面跟那老闆聊!

其實當時聽了以後我心想:這什麼跟什麼?不知道工作內容是什麼我要怎麼準備面試?但心裡總是有個聲音告訴我,不要想那麼多,反正有面試就當作面試練習,沒上就算了,反正也不是沒工作。

結果過沒兩天,ALTEN經理就來信告訴我,AZ老闆對我的履歷很有興趣,想盡快約面試時間。後來約好面試時間後,我才發現在面試那幾天附近,我必須交出論文最終版,還得準備口試,加上敲定的面試,那幾天肩上突然好像有一噸石頭重的壓力,壓到我喘不過氣,終於,所有壓力造成的負面情緒在面試當天早上爆發。

其實我根本沒時間準備面試,面試當天因為壓力大到爆炸,在草草複習完自己的履歷後我竟像行屍走肉一般在家裡飄來盪去,昏昏沈沈的一直想睡覺。後來躺在床上兩眼無神到面試前半小時才強打起精神起來想看一些跟genome editing有關的資訊,然後,就忍不住先在床上爆哭了一陣。

當下真心覺得,人生真的太難了,我到底為什麼要跟威廉一起來瑞典折磨我自己,還把在台灣好好的工作辭了。有無數個疑問從腦袋冒出,當時無助到拿著已過世阿公生前給我的香包,喃喃的問阿公,為什麼這麼累,我真的快撐不下去了…

但,該面對的總是要來的,在把所有的負面情緒倒出以後,快速的把自己裝進套裝裡,打開筆電,開啟了這場神奇的AZ面試奇幻之旅。(因為疫情的關係,很多公司目前都採用線上面試了)

一連上線,我就發現這位義大利籍的M老闆一派輕鬆(穿著T-shirt),很明顯今天是在家工作。跟我閒聊了一陣以後,他說還有另一個G老闆要上線一起面試我。等G老闆一上線(恩?也是在家,一樣穿著T-shirt),我就開始自我介紹。等我講完後,突然,G老闆像一支上了膛的機關槍一樣,開始連珠砲問我一推技術問題!!他講英文的語速應該是我來瑞典後聽過最快的,但不知道為何當下我腎上腺素也開始瘋狂分泌,不僅聽得懂他所有問題,還跟他語速一樣快的霹哩啪拉回答,技術問題部分大概被問了30題,內容囊括DNA construction, protein purification, cell culture, assay development等等,這三十題的一問一答大概在20分鐘內就完成,中間他還會拐個彎問,例如:「妳說用抗體的方法很好,但如果這種抗體還沒被開發出來,有什麼其他解決辦法可以替代?」又例如:「妳說可以在蛋白質後面加上His-tag沒錯,但為什麼His-tag是加在蛋白後面而不是前面?」總之,所有的問題都圍繞在實驗設計的概念、原理以及實際操作的技術層面,然後用2倍速英文快轉語速要你馬上聽懂回答。

我只能說,面試除了憑實力,也需要很多運氣。剛好,他問的問題全都是我之前在台灣工作八年所遇過的、解決過的問題,所以每個題目我大概頓了兩秒就可以給出精準的答案。這次的面試內容,跟我在瑞典多念的這個學位一點關係都沒有,全都是在台灣做過的東西。所以,當G老闆聽完我每個回答後,他不是瘋狂點頭表示認同、就是一直在螢幕前豎起大拇指,這樣的反應又更激起了我的反饋,越回答越有信心,最後根本是一邊講話一邊比手畫腳在跟他們面試。而大老闆M,則默默的在一旁看我被G老闆“電”,還有看我們兩個如何攻防,他一句話也沒坑。

最後,在問完所有想問的問題後,G老闆終於滿意的閉嘴。M老闆也終於開金口:「妳有做過NGS嗎?(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我想了一下,選擇非常老實地回:「沒有耶,不過如果我繼續待在我原本的實驗室我就會做了,我的計劃下一步剛好是NGS。」M老闆:「妳應該要來我們這裡學啊!(笑)」

後來,M老闆突然靈機一動,問:「欸聽說你們台灣很多好喝的茶葉,有一種很棒的茶是綠茶跟烏龍茶結合在一起的,呃叫什麼茶我突然忘了…恩….(很認真在想)…嘖我怎麼想不起來…阿算了!那妳喜歡烏龍茶還是綠茶?」

(驚)難道這也是面試題目之一? 我:「呃,我,我喜歡烏龍茶」M老闆聽了滿意的點點頭:「恩,果然台灣的烏龍茶很好,我下次有去台灣再試試看」

「那妳最快什麼時候可以來上班?」M老闆問。在我回答:「至少要給我兩個禮拜告知我目前的老闆」後,再跟他們閒聊一下,順便問了我什麼時候可以知道面試結果。他們說大約三天吧。最後,我就在不知道該不該高興的狀況下掛掉視訊,結束這場被問烏龍茶還是綠茶好的神奇面試。

很神奇、也很扯,好不容易結束面試後我整個人攤在沙發上,肩上重擔馬上卸了一半,決定先打個電動再說,精神立馬恢復80%,頓時生龍活虎。

正當我玩得起勁,看到ALTEN經理打電話來了,一接起電話他就問:「妳面試的怎樣啊?過程還好嗎?他們有沒有問妳很難的問題?」我:「還好啦,我覺得技術問題我答得還可以,他們人也很好,我們聊得滿愉快的。」ALTEN經理:「這樣喔,誒其實,我是想打電話告訴妳,他們決定要收妳了!」

「………………….Really!!!!!!!!??????」我立馬在電話的一端笑到無法出聲,完全無法置信!我在面試後一個小時就拿到口頭offer,即將要去全瑞典(目前也是全英國)最大的藥廠AstraZeneca上班了!ALTEN經理還一副想跟我邀功的樣子說:「現在正常應該是我已經下班的時間,但是這消息太好了我決定還是要打電話給妳!」我:「Oh my God! Thank you so so so much!!」

就這樣,當天面試,當天拿到口頭offer,我要前進AZ上班了!

(待續)

下一篇將會提到揪竟進AZ有多麻煩,還有在瑞典找工作簽約前可以問些什麼問題。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